• 我要找:
  • 年龄:
  • 地区
  •     

爱情是要顺其自然,还是努力争取。

作者:shanyuan 浏览次数:1132 时间:2015-10-27 14:43:42

      我是一个好强的人。这么多年来,我无数次对自己说,如果有下辈子,我再也不想成为我这样的人。因为好强,身上总有一种戾气,所以更欣赏那些安静平和随遇而安的人。因为资质平平又有性格缺陷,我将终生被“求之不得”的痛苦围绕,快乐的时候很少。

      我屡次的、不断的、自欺欺人的把这种缺陷归咎于童年阴影和成长经历,随着年纪渐长,我盘点所得,突然发现人生其实真有一种无形的力量在牵引着,许多曾经以为突兀的选择和转折,本就应该如此,仿佛暗处有一只大手,把我们的人生带回本真的方向。

      还记得我跟你们说过小时候想要一个洋娃娃吗?

      黄色卷发,长睫毛,穿洋装的芭比频繁出现在我童年的梦里,最终却只得到外婆做的可以吓跑隔壁男生的“鬼娃”。我想,老天大概厚爱我,从我那么小的时候就开始教我“生活的落差”,教我“放下”这一课,可惜我不争气,到现在依然成绩平平。

     对于爱情,我也曾经以为:喜欢就奋不顾身的去喜欢,去努力,没有好结果又怎么样?拼尽全力就不后悔!

    可是后来我认识了一个人,是他告诉我,世上所有事,都可以相信一分努力一分收获,但是爱情例外。

    今天想给你们讲讲“Let it be”先生的故事。

     认识LB的时候,我正剑拔弩张的喜欢一个没可能喜欢我的人,他的颜值、才华、智商、情商都甩我好几公里,我身高及他胳肢窝,想亲到他的脸得先去搬砖,起码垫五块才够。

    有人说爱情里没有配不配,这是自欺欺人的诳语,很多时候我们喜欢一个人已经知道没戏,而我们明知道没戏也还是会喜欢一个人。

    愚蠢的是,我让他知道了我喜欢他,然后承受了意料之中的暧昧和忽冷忽热。

     更愚蠢的是,我竟然死抱着感动他的幻想,连最后一点自尊都丢掉。

     那时候,LB先生是我的情绪垃圾桶和负能量回收站,我们经常一起出去吃饭聊天,我们都没钱,找一个脏脏的烧烤摊,两瓶啤酒十几个串儿,可以坐到凌晨两三点,几乎都是我在说,吐槽工作和感情皆不如意。他是个寡言的人,笑眯眯的耐心听,在我困得睁不开眼睛的时候说:“要不明天再聊吧”,然后抢先喊买单。

      所有不愿意跟别人讲的话都讲给他听,把身体里的软弱委屈倒干净,第二天去公司,到喜欢的人面前,又是金刚不坏之躯。

      为什么愿意跟LB讲?因为我们是彼此的平行线,生活没有交集。他是浙江诸暨人,在我住的小区门口开袜子店,我去买袜子,他看着我笑:做活动,买一双送五双。我以为他有毛病,自然对他印象深刻。

      他是个清秀白净的年轻人,可是身有残疾,右手掌齐根截掉,腿脚一瘸一拐不利落,他只告诉我是车祸,我没问太多。

      后来他说喜欢读书,总是向我借书看,一来二去就熟了。他喜欢看历史书,说“读史明智鉴往知来”,类似于这样震动人心的话频频脱口,让我很难相信他只是个初中生。

      他的性情讨人喜欢,总是笑眯眯的,说话声调温和平稳,没什么值得他动气,脸上也从没出现过焦躁或忧虑的神情。

      聊天不能总是我说话呀。我也会跟LB讨论他喜欢的人,他说他喜欢的姑娘不在上海,很可爱也很优秀。

      我问:那你怎么不去找她呀?
      他反问:为什么找她?

      我问:她知道你喜欢她吗?
      他淡淡地说:不知道吧。

      我问:你怎么不告诉她?

      他笑笑,低头不语。我心里“咯噔”一下,知道说错了话,顿了顿还是说:喜欢就要争取呀,不然你会后悔的。

      他看了我一眼说:也许争取了更后悔,还不如做朋友。

      我问他们平时联系吗?他说偶尔打电话聊聊天,那姑娘有男朋友,而他知道她过得好就行。

      我说:你不难过吗?他不喜欢我,我快难过死了。

      这么难过的问题,他也笑得出来,豁达的说:这种事不能强求呀,难过又有什么用?

      道理我懂,然而失控的是情绪,不是道理。

      我自以为是的说:当什么朋友?有些人注定当不了朋友,与其临渊羡鱼不如退而结网。

      他沉默了一会儿说:可我没把喜欢的人当成鱼。

      然后他问我,有首歌叫Let it be你听过吗?我说当然听过了,他就在烧烤摊上唱起来:

Let it be,
Let it be,
Yeah There will be an answer,
let it be.

      他唱歌很好听,咬句也标准,我难以形容当时的震惊,心想,这个人残缺的外表下,到底藏了多少惊喜?

      我们都怀揣无望的爱,这种同病相怜的感觉将我和LB的距离拉得更近,我们没什么共同爱好,不加班的时候,我去袜子店找他,两个人下象棋,摆阵杀将,输赢各半。

      我棋艺不精,看不出来他让我,有次浩瀚在,说:笨蛋,人家可是高手呢!这么陪你玩会累死!

      我跑去问他,他笑笑说:让棋也很考验水平啊,一样有趣。

      我由衷地佩服欣赏他,读书下棋,与世无争,卖袜子卖出了“归隐”和“修行”的意味。

      有一天特别冷,下雨。也就是在那天,我得知我喜欢的人和其他部门的一个姑娘好上了,我们暧昧的关系有了答案,没想到这么难堪。

     他没有带伞,着急下班,我就骗他说我有两把伞。

     去二楼复印文件的时候,恰好看见他揽着她进电梯。

     我的眼泪夺眶而出,十分钟前他还对我说:你真好,明儿请你吃饭……我还以为,他有点喜欢我了。

     我淋着雨,在苏州河边站了很久,思绪里那么多死疙瘩,我一个个解,明明都要解开了,心念一松,那些疙瘩又回到原处……以为想通了很多事,其实什么都没想通。

     第二天早上我发高烧,躺在床上没一丝力气,我翻遍电话本,除了同事就只有他的名字。

     他很快关了店跑来,开灶给我下面条。

      我说:不用,你陪我去医院吧。

      我头晕目眩站不稳,他扶住我说:要不,我背你到门口?

      我瞄了一眼他的脚,说:那怎么可能?我还是自己走吧。

      这句话是我本能的反应,没来得及考虑它的伤害性。看到他的眼睛突然变成了一口深井,一道黯淡的光在井底闪了一下,我意识到我又说错了话。

     那是我第一次知道他有另一面,他坚持要背我,而他也确实非常厉害,尽管有腿疾,却颠簸又稳当的把我背到了门口打车……我知道“颠簸”和“稳当”是反义词,不能并列用,但我只能这么表达。

      我趴在他背上,泪流满面,我这么敏感,当然能感觉到,他对我原来不是朋友那么简单。而他也是个敏感的人,必然察觉到了我的敏感。

     回来的路上,我们都很尴尬,没话找话说。

     他问:怎么好好的病了?

     我说:昨天想不开,故意去河边淋雨。

     他笑笑。

     我说:笑什么?我知道这么傻的事情你断然不会干!

     他看着我,我把眼睛躲开。

     他问:为什么想不开?

     我低声说:因为知道他喜欢别人。

     他又笑笑:那有什么?我喜欢的人都快结婚了,我也没去淋雨啊!

     我知道他在说谎,他也知道我知道他在说谎,两个人脸红尴尬。

     到了袜子店门口,我坚持自己回去,在他转身之后问:其实那个女孩根本不在外地,对吧?

     他背对着我说:你看破不说破的技能很差!顺其自然不好吗?

     我难过的说不出话。

     他转身,眼神清亮,笑眯眯地问我:现在,你还会鼓励我争取吗?

     我说:我就是想跟你说清楚,这样下去对你不好……

     他说:你拒绝我对我就好吗?

     我放声大哭,整个人在风里发抖。

     他问我:你感动吗?

     我点点头。

     还是笑眯眯地说:可是又有什么用?有些话不问,因为知道答案。顺其自然不好吗?

     后来?

     我们当然没有再做朋友。

     离开上海之前,我去他店里道别,他坚持要送我,帮我把大包小包的行李扛到火车上。

     车开动后,他跟着火车踉踉跄跄跑了一段,他眼睛里面,有一种不能解说不出的疼和空,我曾经以为他脸上永远不可能出现的忧郁,终于出现了。
     火车行远,他变成很小的一个点,就像我们在彼此的记忆中,也就是那么小小的一个点。

     几年来,每当遇到想不开的事,或者身陷“求之不得”的苦闷,我总会想到他,想到他问“顺其自然不好吗”这句话时淡定的神色。

     其实我们都知道,真正恰逢其时的爱情根本用不着努力争取。

     我这样的人主张“顺其自然”,确有口是心非之嫌。然而恰恰反过来,我知道应该怎么样,只是做不到罢了。

     爱情从来都以成败论,也从来不以成败论。

     拼力争取很容易,然而之后呢?

     有多少人把喜欢的人真正当成喜欢的人,而不是鱼?时过境迁,又有多少人还会记挂着漏网之鱼?

     不只是爱情,人生最怕“一定要怎么样”。“放下”是最难的一课,也是每个人必须学会的一课。

     大多数人的一生常以缺憾为主轴,别人花园里的花团锦簇,喜欢却不能采,别人箱子里的锦罗玉衣,喜欢却不能穿。

     我们每个人身上都充斥着这样那样的矛盾:选择了流浪,记挂着故乡;选择了安定,压抑着激情;选择了适应,放不下自我;选择了物质,又贪恋精神;选择了陪伴,又厌恶束缚……我们一直在找寻心理的平衡与自慰,然而生活的落差,每一分每一秒都不曾离开过。

     这些“不可兼得”的苦,让我们患得患失。前方风平浪静,可心中那只自由的大鸟,始终在暗夜里飞翔,衔着“欲望”,飞去很多我们到不了的地方。

     失去的找不回,残破的也无人补偿,所有“得不到”都是眼睫上的尘埃,失望容易放下难,人人一身纠缠。

     “顺其自然”四个字,是开场白,也是落款。



来源:二更食堂

版权所有:陕西三国广告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单位地址:西安市丰镐东路130号紫玉花园小区3号楼 联系方式:(025)85519991 Q Q:1650389573 技术支持:善源网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