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我要找:
  • 年龄:
  • 地区
  •     

换个角度,便是幸福

作者:shanyuan 浏览次数:1125 时间:2015-11-13 09:59:03

       夏季,蝉鸣鸟叫,路上人来人往,车水马龙,太阳高高挂在天际,抬头,刺得眼睛生疼,青草绿得发亮,树叶绿油油,让人想起广告上黑得贼亮的头发。热浪滚滚,热气袭人,超市里人头攒动,促销的姑娘甜美的噪音,惹得大人小孩纷纷排队等待试吃饺子、面条。菜市场里,更是热闹非凡:宽宽窄窄的通往市场的道路上,密密麻麻的商铺令人觉得方便却太过拥挤。卖米的、配钥匙的、卖盗版光碟、卖盗版书的、吆喝衣服的、修鞋的、卖面包、报纸、杂志,令人眼花缭乱。市场,脏乱臭,商贩与客人们讨价还价的声音震耳欲聋,口水、生肉汁四处飞溅,空气闷热,人们汗流浃背。

一切都那么令人生厌,厌恶着臭气熏天、乌烟瘴气给我带来的窒息和孤寂的感觉。快快离开这个地方,去寻找内心真正的充盈。

校园里,鸟语花香,我坐在树下,遥想孤单的过往。小时候,生性乐观的我总是四处窜门,到小杰家看《圣斗士》,到萍姐家荡秋千,到小龙家玩乌龟、摘松果,可是那样的日子过得飞快,转眼间,开始了我悲伤的读书生涯。成绩总是最后一名,被老师罚站,被同学孤立、嘲笑,我忍着,满含泪水的忍着。每每看着同学们有说有笑,出双入对,心里很不是滋味。

那一年,我被大家冤枉,说我偷了她的小石子,真是有口难言,百口莫辩。

那一年,我一个人坐在教室里,眼里含着泪,没有一个人,没有一个人肯和我一起玩,一起做作业,没有人来安慰我,没有人知道我孤单的悲切。

那一年,我被老师莫名的责骂,同学们却偷偷的嘲笑。那个老师,就是看我不顺眼,每次都扣我许多分,嫌我衣服穿得破烂,还冤枉我考试作弊。没有人知道,我心中的苦闷。

那一年,我被一男生告状,说我体育课没穿球鞋,他还一直骂,一直追,我只好躲进女厕所里,泪如泉涌。

那一年,老师要把我调到最前排,同学们却鼓掌“欢送”,一位女生用脚踢了我一下,我一边听着老师讲课,一边用水抹去看似流不干的眼泪,一旁的女生看着我在窃笑。心里的酸楚谁人知道?

那一年,学校组织春游,没人愿意和我一组,我一个人,在游乐场瞎逛,泪光躲闪,心中悲切。其实,并不止是那一年,几乎年年,都没人愿意跟我一起玩。

陈年旧事,何必再提,可是有些事,发生了,就会永远烙在心底,成了人生一道永远也愈合不了的伤口。

寂寞,难道如此刻骨铭心?我在寻找着,在人生短暂快乐的缝隙里寻找着令我深感安慰的阳光。

那一年,我与漂亮可爱清纯的她,在阳光、白云、绿树、花朵中欢愉的舞蹈,紫色的纱裙在她腰间起伏旋转,她的笑容,如此灿烂;她的眼睛,善良妩媚;她的皮肤,白皙嫩滑。她待我如姐妹,有好吃的,好玩的,都留一份给我,友谊的快乐,使我终身难忘。

那一年,我与她不打不相识。好怀念,她拉着我的手去做广播体操的日子;好难忘,她约我打羽毛球的时光;好留恋,她拉着我的手,哼着歌,笑声穿越树林,在心中回荡的温暖。

那一年,正值中秋节,我的三个好朋友来到我家,团团围坐在餐桌上,打着火锅,边吃边说边笑,热气腾腾的烟雾笼罩着我们心连心的温馨。餐后,我们提着灯笼,在圆圆的月亮下,坐在草地上,膝足谈心,谈我们的未来,倾诉彼此的心事,歌唱着美丽的梦想!

那一年,我坐在父亲的背上,给他扎小辫子,他乐呵呵的讲着《海的女儿》,从此让我憧憬着唯美悲伤成全他人的爱情。

那一年,我在医院等候了母亲整整一天,晚上下起了大雨,母亲撑着伞,拿着饭盒,在遥远的灯光下,我看着母亲湿透的狼狈,心痛与快乐交织着。母亲说:“你多吃一点,这么晚,恐怕是饿了吧。”母亲又拿起保温瓶,打开,香气四溢,“我给你煮了鱼汤,对身体有好处,快趁热喝了吧!”心中是满满的感动。饭后,母亲给我用热水泡脚,把手伸进水中,试了一下水温,“刚刚好,把脚放下来,泡二十分钟,腿就不会那么疼了!”幸福的泪水从眼眶溢出。

原来,原来我并不是一直都那么孤独,原来,在这个世界上,还有那么多值得让人终身回忆的温暖,还有那么多关心与爱护我的朋友亲人,还有那么多我未曾从回忆中捞起的温暖如阳光,美丽如花朵,闪烁如星星的美好往事。

回过神来,阳光般驳的洒在树荫下,小孩们在树底下抓着蚯蚓,绿色的草坪,一望无际,我躺在春天的地毯上,嘴里衔着一根草,闭着眼睛,眼里含着幸福的泪水和阳光。

此时的我,不再寂寞,因为总是想着自己,所以寂寞就像一种慢性毒药,侵蚀了我二十几年的青春,其实,阳光一直都在,只是我一直背对着阳光,默默的流泪,感受不到它的温暖,换个角度,寻找真情,会发现,阳光会闪耀着你的眼睛,照耀着你心里满满的幸福!

(作者:黄健康 来源:文章阅读网)

编辑:陶颖

版权所有:陕西三国广告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单位地址:西安市丰镐东路130号紫玉花园小区3号楼 联系方式:(025)85519991 Q Q:1650389573 技术支持:善源网络